有毒植物

能饮一杯无

对吃东西都快失去兴趣了.

从没小看每一个人,他们都好厉害,尽情高兴悲伤.

痛苦到我起来直接不带间隙的抽了快半包.

我真的有点害怕要重新吃起来普兰.

绝望的滋味是不会被忘记的,永远都能想起.

Mann kann kein Methode für mich geben.
.

有的人、物注定曲高和寡.
这词是白白传了千百年吗.
新事是没什么新事.
但偏要烧成灰了才琢磨出那么一点韵味来,一把握在手里倒看出点好来了.

睡眠太困难了.
感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用到回去两个字了.

边唱Never grow old 边哭.

2017反正就是累成狗.有觉悟.......

想当太宰治的情人

真的很希望她不要再丧下去了.
不过间歇性丧的我没资格安慰她.

jo malone祖马龙.黑石榴 pomegranate noir

很特别的味道一见钟情款果香木香有层次的透出

get不到的也会觉得很难闻很有争议的味道

很难同感别人的情绪 更加难以和人建立感情联系

大多数时候都是为了融入环境而采取的伪装

在意的人一只手就数的过来 如果这是中二时期的剖析也就算了 现在不在乎到我自己都有点害怕

生活不是不能重新开始

只是每当有人重新开始旁边就会有人说

你凭什么有勇气重新开始,你该和我们一样麻木直至死亡

看到不少科普抑郁症的
都提到了抑郁症患者是善于伪装的,人前亲和阳光都是伪装。

其实也不是伪装,希望是真的,上进心也是真的、甚至热爱生活也是真的

但还是只能选择死亡,因为痛苦也是真的

沉于缝隙严丝合缝的痛苦,无法抵抗




还是想到太宰治,无赖阴郁和厌世只是片面


短篇中不止一次写道:
“真的好想活下去,我爱这世界。”

人用精神力感知到的时间流逝

根本追不上身体的老化

起码应该活个五百年才有点相匹配的知觉吧

怎么可能不疯魔呢
这世上哪有不癫狂的人

突然想起一个po主好像好久没发博了结果点进主页一看几乎天天发了

新浪微勃你真的可以狗带了

你看起来是很失去希望的牛

无所畏惧

只怕有一天自己不想活下去

随着年龄渐长,你真的会发现父母的骨血真真切切的融入在你的血液中,易感那部分可能来自于父亲,理性过头这部分像透了母亲,青春时期坚信着“我啊,没有哪一点像他们”的自己,原来真的与他们矛盾的结合这么相像。

以前我站在倾盆大雨的窗前觉得透不过气般的绝望

我以为那是绝望

但后来才发现

艳阳下巨大的空虚才是绝望

结果到最后

语言根本传达不了什么

直白的话语也像加密游戏

你只捡走了你想听的和在你狭小一隅的思维模式里能够理解的一部分

然后自我加工扭曲

沟通只是一个笑话


除了生老病死

人生没有什么是必须经历的

你说你自顾自抚摸烟花不畏惧

二十年前谁不轻盈的听之任之



谁能想到会是今天这样

有的地方就和有的人一样

看似随时可以相见

但往往一辈子只此一面

后会无期

那天两点的风很大 我想用力记住用力看

好闻
拿来当护手霜了

更新之后的lo

神似qq空间=。=

© 有毒植物 | Powered by LOFTER